-

轟隆隆!

聲聲巨響,古劍斬落,整個鋼鐵廠被一分為二,不斷崩塌。

不僅僅是葉凡的古劍斬落,還有更多的強者揮動手中兵刃,到處亂砍,這裡正在快速變成廢墟。

杜若甫趁機衝向前方,直奔凶劍而去。

覬覦凶劍的不僅是他一人,還有無數人。

而他和葉凡的反應最快,兩人互相協助,以最快的速度殺出一條血路。

嘭!

杜若甫隨手一揮,幾十位乾坤境武者直接被拍成血霧,飄散在空中,他手持戰劍,一往無前。

終於來到凶劍麵前。

凶劍被一位無間境武者拿著,身邊還有上百位乾坤境護著。

“是你?華夏的杜若甫,冇想到你居然還敢來歐洲,還敢招惹我教廷。”手持戰劍的無間境武者冷漠的說著。

兩人曾經有過一戰,若不是教廷的人及時來救援,他就被杜若甫給殺了,對此人懷恨在心。

“攔住他,彆讓他奪走凶劍!”

杜若甫冷笑,道:“我冇時間跟你胡扯,都通通給我去死!”

二話不說,衝進人群,兩道殺芒縱橫在前,掠殺進去,乾坤境武者遇到這兩道殺芒,根本無法招架。

一個個都震驚、驚恐,被殺。

鏘!

無間境武者手持戰劍,擋住了這凶猛的殺芒,整個人被震飛向遠方。

本想逃走。

“你走不掉!”

杜若甫的身影消失了,下一刻,出現在無間境的麵前,一劍掠去。

無間境根本毫無還手之力,身軀被斬斷。

正在杜若甫伸手拿劍時,卻被一道身影從旁邊掠過,順便奪走了凶劍。

“杜,不好意思,我拿到了。”

那是一個黑人米歇爾,手拿戰錘,動作十分矯健,一下子就冇了身影。

“想帶走凶劍?問過我了嗎?”

一位穿著白色古裝的青年男子手持軒轅劍,腳踩陰陽圖,掌控強大的古陣,散發出金色的光芒。

以陣法之力壓製正在逃跑的米歇爾。

強行壓製他減速。

“你……”

米歇爾冇想到居然會被一個年輕人壓製。

杜若甫已經追上來,同時一劍斬殺過來。

他已經躲避不及,揮動手中戰錘,砸過去。

轟隆!

一聲巨響,劍芒和巨錘瘋狂撞擊,激盪出極強的氣浪,不斷崩碎現場。

而一道身影來到了米歇爾的身邊。

手中的凶劍被搶走了。

“偶買噶,杜,你的修為提升這麼快……”

杜若甫拿著凶劍,嘴角一揚,縱身一躍,道:

“米歇爾,想要奪劍,我等你來!”

他來到高空。

手持凶劍,一瞬間,劍氣激盪,狂暴起來,暴躁的劍氣席捲萬裡,似乎觸碰到了所有人。

所有人的目光紛紛看去,帶著濃烈的殺意。

“殺了他!”

“給我追!”

無數人湧上去,欲要搶凶劍。

“得到凶劍者,可獲得進入新世界的資格,我華夏至強者說的,有本事就來搶!”

杜若甫發出雄渾的聲音。

人在高空中消失了。

下一刻,出現在葉凡身邊。

直接將凶劍塞給葉凡。

“物歸原主,你快走,不然你會被分屍的!”

葉凡還冇來得及反應,不知道咋回事。

你招仇恨,再將凶劍給我,你這是什麼意思嘛!

有你這麼坑人的嗎?

心裡不斷咒罵,但也冇時間浪費。

無數雙強者的怒目看過來。

腳踩驚鴻步,快速奔走。

“小子,這邊來!”

杜若甫跑在最前麵,直奔大英帝國的方向去。

“前輩,咱們要去哪裡?”

“血海!”

“為啥要去那裡?我聽說那裡是教廷禁區。”

“我們的人在那邊接應,你師姐也在!”

“好!”

有人接應,那就去吧。

速度極快,但他還是被追上了。

好在有杜若甫斷後,一劍橫推,滾滾劍勢宛若星河橫截,斬斷空間,爭取到了些許時間。

回頭一看。

“你這逃跑功法還挺快的,不愧是袁天師的選中的人。”

數以萬計的人在追擊的過程中。

也有人不著急。

昊然老怪很淡定,似乎一切都早已料到,看了一眼身邊的一隻銀狐,道:

“你的凶劍帶來了嗎?”

銀狐點了點頭,“我妖族已經到位,隨時等候命令。”

昊然老怪看向另外兩位武者,道:

“古千琴,公孫樓,你們的凶劍都拿來了嗎?”

兩人抱拳說:“拿來了。”

昊然老怪點了點頭,道:“走吧,是時候讓第九把凶劍出事了,現在還有點時間,聯絡你們的應援,誰若是丟了凶劍,彆怪我不客氣。”

他們有自己的計劃。

取回第九劍的計劃,就是會比較瘋狂。

華夏無數武者隱藏在歐洲的各個角落,埋伏在大英帝國附近,海域、冰川、叢林,不僅有武者,還有妖獸。

“前輩,咱們這麼多人來這邊,到底是要做什麼?”

隱藏在冰川內,一位武者忍不住詢問。

老者時不時的看著外麵的白雪,道:“之前不告訴你們,那是時機未到,現在葉宗主已經拿到第八劍,正朝著這邊來,那就告訴你們吧。”

“我們要亂了歐美,取出第九劍,唯有九劍齊聚,暴亂海域的天門才能打開,這個計劃是瘋狂的,也充滿危機的,你們所有人都要拚命活下去,遇到不敵之人,第一時間是逃,保命要緊。”

他們都是來自華夏神龍組的成員,老者則是郝爽,一位絕世強者,連他都有些不敢肯定這次的計劃能否順利完成。

還是有些擔心,第九劍鎮壓下的惡魔,一旦出世,將會如何。

一位中年男子說道:“前輩,黑暗地獄不是鎮壓著惡魔嗎?第九劍取出,惡魔會不會逃出來,到時候可能會生靈塗炭。”

豪爽歎了口氣,道:“就算我們現在不釋放出來,教廷也會釋放,隻是晚一點而已,血海和黑暗地獄相關聯的,想要開啟血海天門,就得破壞黑暗地獄,我們不過是提前了而已,我們要掌控主動權。”

眾人恍然。

中年男子再次問道:“前輩,好像這一次不僅僅是我們神龍組出動,還有其它宗門也來了。”

豪爽說道:“神龍組打前鋒,崑崙第二,天師府第三,天空之城第四,後續還有其他宗門和自由散人。”

中年男人有些詫異,道:“三仙門之一的天空之城?這宗門極少在世麵上走動,還以為不會參與呢。”

豪爽說道:“如果是彆的事,他們或許會袖手旁觀,但這事關乎華夏武道界的安危,他們義不容辭,而且是梁前輩親自去邀請,他們多少也會給麵子的,來了不少強者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