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我什麼?”南宮瑾諾還躺在毛地毯上。

他左手支撐著腦袋,右手隨意的搭放著。那條紅色的喜被,滑落在他的腰間。矯健的身軀上,清晰可見特彆的吻痕。

“這裡......”沈愛玥環望著這個小木屋。“這不是彆人訂的吧?是你訂下的?

根本就不是那個拍婚紗照的小夫妻二人的房間?”

“那你是希望,這木屋是彆人早就訂下的了?”

他坐起身來,腰間的被子因此而滑落。

修長的腿弓起一條,精瘦的手臂放在膝蓋,那霸氣又狂妄的姿勢,迷人又儘顯曖昧。

“你快起來吧。”她是冇有臉自己一個人出去了。

有南宮瑾諾和她一起出去,就算司馬金泰他們再八卦,那也不敢直接嚷嚷出來。

沈愛玥一邊說,一邊收拾著地上的那些堅果。

要是被那些傢夥看到這木屋裡的場景,她怕隻能找個地洞鑽進去了。

“彆撿了。”南宮瑾諾伸手一抓,便將對麵的小女人撈入了懷。

沈愛玥冇有防備,整個人都依偎在他的懷裡。

他俯身就要親......

“還來。”她抬起手來捂上他的嘴巴。

他拿開她白淨的小手,覆蓋在自己的臉蛋上。

暖色係的燈光,籠罩在他們倆的身上。彷彿在南宮瑾諾的頭頂打了一個光暈,光線將他本就英俊的臉頰,勾畫得更加立體。

沈愛玥溫熱的指腹,輕輕的摩挲著他的臉,四目相對,眼神裡儘是粉色的曖昧氣息。

“起來了。”

“嗯。”他從喉嚨中回答一個字,心口明顯不一,俯身便熱情的吻著她......

外麵的雪地裡,三個小傢夥把司馬金泰圍繞在一起。雪球砸著他無地可逃,他蹲在地上護著腦袋。

“我求饒,我投降了,救命......彆打了小祖宗們......”

“投降了要做什麼知道嗎?”沈雲哲把雪球扔在地上,不在為難他。

“請大爺您明示。”司馬金泰雙腿一軟,直接跪坐在雪地上,一本正經的對沈雲哲說。

“那就先給大爺我們弄點燒烤吧。”允兒奶聲奶氣的說。

“好的呢。”

司馬金泰站起身來,大步向他們衝跑過去,一手夾抱著允兒,另一隻手夾抱著雲哲。輕鬆得就彷彿是在提兩個垃圾袋子,一點都不廢力氣。

“啊呀呀......”允兒被司馬金泰抱著就像要飛起來了。

“斂羽,我們也過去吃東西吧。”劉含娜把遺落在那邊的斂羽抱起來,一起去燒烤的地方。

劉含娜身上的婚紗早就抱下來了,此時穿著厚厚的羽絨服,不會像之前那麼冷。

爐子上麵有熬好的熱啤酒,大家一起吃燒烤,一邊喝著啤酒,相當的愜意。

孩子們有熱的飲品,吃麻麻香。

不遠處的木屋,終於有了動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