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個奇怪的女人,假扮你姑姑的身份,她在南宮府邸生活了具體有多久,我們誰也不清楚。她現在死了,所有的線索都斷了。

你難道不想要查到,幾年前到底是誰在撫養我們的女兒嗎?

女兒身上中的毒雖然都解了,可是那對她的身體,造成有多大的傷害。以至於她現在的心理都有問題了,我實在是咽不下那口氣。

我想弄明白,他到底是誰,為何那麼狠心。對於一個剛剛出生的小嬰兒都能下那麼狠的毒手。”

沈愛玥向他解釋了一下。

“......”南宮瑾諾突然沉思了。

他冇辦法跟沈愛玥說,這一切或許都是巧合。說出來他自己都不會相信。

當年姑姑的事,確實是很奇怪。

“你既然不知道就算了。”沈愛玥也沉思了一下,南宮培和南宮思的感情那麼好,說不定南宮思講的話,隻是希望他的哥哥當初能救她呢?

不能因為她喊出了南宮培的名字,南宮培就是傷害她的人。

“玥玥。”他突然拉著她的手不願意鬆開。“彆在跟我生氣了好不好?”

沈愛玥掙紮著自己的手,卻被他握得更緊。

“我今天隻是陪允兒回南宮府邸拿書的,以後我們倆之間,除了孩子們的事情之外,就不要再談彆的了吧。”沈愛玥淡漠的說道。

“可是你是我的妻子啊。”

“南宮瑾諾你總是在我麵前說這句話,你覺得有意思嗎?”她突然顯得很生氣,不悅的甩開他的手,轉身離開這個雜物間。

南宮瑾諾絲毫不生氣,緊跟在她的身後。

“你不想聽我這樣說,那也冇有關係。一會兒給你看一樣東西。”

“......”她對他無語。

直到他們一起走出南宮府邸後,他才又霸道的拉著她的手,還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汽車跟前。

“你放開我......”

“彆生氣,我不會強迫你跟我上車。我隻是給你看看這個。”他放開她的手,打開車門從副駕駛的抽屜中拿出了一份檔案。

沈愛玥掃視了一眼,那檔案外麵的名字‘結婚協議書’。

她忍不住拿過來仔細檢視,協議書裡麵的條條款款,怎麼那麼熟悉。

這不是上次南宮瑾諾昏迷的時候,何君偉給她的結婚協議書嗎?

“這可是你自己簽的字,冇有任何人強迫你。看清楚了,上麵的黑色筆跡,是不是你自己寫的。”南宮瑾諾帶著微笑,向沈愛玥示意末尾女方的那個署名。

“怎麼會這樣......我明明已經......”毀了啊。

她抬頭用異樣的目光盯著他,口中的言辭冇有說完,便本能的吞了回去。

她早就應該想到的,南宮瑾諾那麼聰明。既然讓她簽下了結婚協議書,他又怎麼會冇有留下後手呢?

隻是她不明白,她明明在簽下了協議之後,就立刻讓何君偉影印了一份。原件她親手撕扯毀掉了,難不成何君偉把碎成渣的殘片,一點一點的拚接好了嗎?

沈愛玥冷笑了笑,直接把手中的結婚協議書給撕扯掉。

“沒關係,隻要你高興,無法你撕多少都冇問題。

但你必須知道,我們倆永遠都是合法夫妻。你是我南宮瑾諾的妻子!”

“南宮瑾諾你......你真是卑鄙。”沈愛玥氣急敗壞的往自己的汽車走去。

“我等著你氣消的那一天,我可以一直等,等到你原諒我為止。”南宮瑾諾望著那個小女人的背景,寵溺的笑了起來。-